ag贵宾厅网址
您当前的位置 : ag贵宾厅网址 >> 钱江文澜
父母爱情
2019/04/01 作者:严秀招

    在我的观念中,父辈们的婚姻里是很少有爱情的,那时候讲究的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大多数的父母只想给女儿找一个殷实的家庭,或者一个勤劳朴实的男人,以为这样就是幸福安稳的人生。至于爱情,那应该是锦上添花的事情。

    我的外婆是个非常挑剔的人,我曾经不止一次地问过母亲,外婆是怎么看上我爸这个女婿的。因为在我印象中,父亲的家世并不是很好,长得也不高大,在农村人的眼中,不是一把干活的好手。每次我问,母亲总是说:“谁知道呢,挑来挑去挑了个一无是处的。”虽然这样说,但她依然跟着这个一无是处的男人不争不吵地过了大半辈子。打我记事起,父亲和母亲没有正儿八经地吵过架,偶尔说急了,也不过是各自抬高声音,吓唬吓唬对方而已。父亲是家里的长子,虽说家里算不上富贵,但也是被爷爷奶奶捧在手心里的。常听母亲说,父亲成家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,吃饭也要姑姑们请三请。可这样的少爷作风在结婚后荡然无存,他不仅用瘦小的身板撑起了整个家,还揽下了烧饭的活儿,这在农村是非常难得的。

    去年除夕,我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,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的哭声,从她断断续续的讲述中,我才知道,父亲出车祸了。等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,父亲躺在急救室的病床上,母亲守在床前,眼角湿湿的,看到我们,又忍不住抹起眼泪来。好在父亲没有生命危险,但是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。母亲把我们打发回家,自己留在医院照顾,整个住院期,只让我们替换了两天。因为父亲是脑出血,头部的眩晕让他吃不下睡不好,还不时地呕吐,母亲不放心,坚持要自己留在医院。父亲出院后,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休养,母亲接替了他在厂里的活儿,白天她在厂里上班,晚上回家忙着烧饭洗衣服。身体上的操劳和对父亲健康的担心让母亲瞬间消瘦,父亲不忍心,强打起精神去帮忙,可母亲坚决不同意,她宁愿自己辛苦一点儿,也要让父亲把身体养好。

    我时常想,能够让一个人,把另外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时时放在心头,悲伤着他的悲伤,幸福着他的幸福,除了爱,还有什么呢?只是,这种爱情常常淹没在生活的一地鸡毛里,很多人一辈子也没发现。风花雪月不过是小说和电视里呈现的人们的美好愿景罢了,再轰轰烈烈的爱情,在柴米油盐的浸润中,也有褪去激情的一天,现世安稳,岁月静好才是爱情最美的样子。现在想来,父辈们不过是早一步进入这样的状态罢了,谁说这就不是爱情呢?

ag贵宾厅网址
专 栏
下载专区
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中国民主同盟浙江省委员会
地址:中国杭州市省府路5号楼民盟浙江省委 邮编:310025 联系电话:0571-87053912
浙ICP备 05000315号
技术支持: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电话:0571-85310057